語言:繁體版當前時間:

維權熱線:400-017-5977

新聞

“遼東雄鷹”向戰而行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日期:2019-11-18 10:26:18

原標題:“遼東雄鷹”向戰而行(走進榮譽部隊)

  “我是中國空軍,你即將進入中國領空,立即離開!立即離開!”人民空軍成立70周年前夕,宣傳片《鷹擊長空 為國仗劍》發布。該片首次公布空軍飛行員海上中英文喊話驅離外機影音。

  片中的飛行員來自有著“遼東雄鷹”之稱的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近年來,該旅大力開展實戰化訓練,出色完成數十項重大任務,一大批年輕骨干力量脫穎而出。近日,記者探訪了這支部隊。

  緊貼極限的訓練標準和深入扎實的學習研究

  隨著空軍實戰化訓練走向深入,幾乎每一場演習都在變化,每次對抗難度都在增加,這倒逼著該旅不斷找尋克服自身弱點,加快改革轉型步伐的有效路徑。

  “金頭盔”是授給對抗空戰比武中最為優異的飛行員,而“天鷹杯”則頒給對抗空戰比武中取得團體第一的航空兵部隊。在空軍近年來的對抗空戰比武中,該旅共有6人摘得“金頭盔”,2次捧起“天鷹杯”,成為捧得“天鷹杯”次數最多的航空兵部隊。

  成為對手眼里的“黑馬”,飛行員李汪洋很享受這種感覺。這個在空軍“金頭盔—2018”對抗空戰比武中取得驕人戰績的“金頭盔”飛行員,在對抗中近距離躲掉對方中距彈,這樣的表現讓對手驚呼“不可能”。從“不可能”到“可能”,是他們艱苦訓練的回報。

  “金頭盔”飛行員吳其君,曾因技術不過關差點被停飛,卻在對抗空戰比武中的出色表現,成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佼佼者。把“不可能”變為“可能”,從差點停飛到摘得“金頭盔”,是對空戰制勝機理逐漸掌握的過程。

  該旅戰斗力上升之路,正是得益于這個過程,其中起催化作用的,是他們緊貼極限的訓練標準和深入扎實的學習研究。

  吳其君至今仍記得那次“師父”耿麗筍帶他訓練的場景。

  “先是掠遠海,后是鉆山谷,躲避雷達和地導搜索攔截后再對地面目標進行攻擊,最后返航時還處理了兩個特情。”吳其君說,“一個多小時的飛行,大載荷、超低空等極限身心考驗一個接一個。”

  對此,耿麗筍說:“只有訓到極限,才有可能強到巔峰。”

  每條航跡都有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

  “以前外出執行任務,很多兄弟部隊不了解我們,現在不一樣了,大家見了我們都會豎起大拇指。”李汪洋說,“這不是客套,而是基于實戰能力的肯定。”

  “金頭盔—2018”比武中,李汪洋和戰友謝朗作為搭檔參加了比賽,他們不僅以不敗戰績將兩頂“金頭盔”攬入懷中,更難得的是,首次參賽的李汪洋全程沒有被對手“擊落”過一次。這不僅讓很多參賽飛行員十分佩服,更讓評估組的專家們驚嘆。

  寶劍鋒從磨礪出。近年來,隨著部隊實戰化訓練的持續推進,部隊擔負起越來越重大的實戰任務,像李汪洋一樣的年輕飛行員們,在重大任務的不斷錘煉下,捍衛國家權益的腳步更加堅定。

  “那是一次體系對抗演練,對方干擾機、地空導彈和戰斗機同時對準我,座艙里告警音響成一片,紅色告警信號燈一個勁兒閃爍,真有一種陷入包圍圈的感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金頭盔”飛行員侯慶龍回憶起演練的情形,讓人聽來都覺得驚心動魄。

  在這種情況下,侯慶龍堅決執行命令。他一邊做出大載荷規避動作,與4架“敵機”周旋格斗,一邊請求后方干擾機支援壓制。雖然態勢上一度處于劣勢,但最終他們還是憑借著過硬的戰斗素養成功達成了作戰目的。

  “單一思維指揮不了戰爭,單一兵種打不贏戰爭,未來空戰不會再是一對一、二對二的簡單打法。”侯慶龍深深感慨道,“打贏未來戰爭,不僅要有過硬的單兵作戰能力和過人的膽識,更離不開體系的支撐。”

  有這樣一組數據:該旅6名飛行員奪得“金頭盔”時平均年齡31歲,最小的28歲,最大的也不過37歲。“骨干力量年輕化決定了這支部隊戰斗力過硬,能夠擔負起各種艱巨任務。”該旅政委韓雪原自信地說。

  該旅飛行員謝朗就是其中一員。2016年,他和戰友們駕駛戰機克服全程無線電靜默、遠海無備降場等挑戰,成功到達距離海岸線上千公里外的遠洋深處,進一步延展了部隊作戰半徑。2017年,他又和戰友們飛赴某海域執行警戒巡邏任務。面對外國戰斗機的尋釁滋事,他們憑借果敢的戰斗作風和全面過硬的軍事素質,始終保持著態勢上的優勢,成功將對方逼退,有力捍衛了國家利益。

  該旅近年來的任務航跡,早已遍布祖國大江南北——東出熱點海域,西到戈壁荒漠,南至南海島礁,北到塞外草原,每一條航跡都有著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

  26秒的生死抉擇

  如果給你26秒抉擇生死,你會怎么選擇?

  一次對地實彈射擊訓練中,飛行員劉允強和耿麗筍駕駛的戰機突發重大故障,26秒內他們毫不猶豫放棄生的機會,直面死亡風險。

  “26秒內飛機7次急劇上下俯仰,駕駛桿根本握不住,而且飛機瞬間最大載荷超過身體承受極限,雙眼出現灰視……”回想當時情景,耿麗筍右手仍不自覺地蜷成握桿狀,“指揮員已經下了跳傘命令,但我們倆誰也沒有跳傘,只想著把戰機保住,怕墜毀傷及地面百姓。”

  在劉允強右手虎口被駕駛桿打破流血、耿麗筍頭部被撞腫的情況下,他們最終合力控制住了“脫韁”的戰機,以“零誤差”操作將戰機飛了回來,雙雙榮立一等功。

  一次外地駐訓中天氣突變、風雨驟襲,機場能見度降至1公里以下,可飛行員聶健男駕駛戰機巡航待戰尚未著陸。

  “能落下來嗎?”駐地保障單位的官兵們緊張地望向跑道盡頭,因為他們都明白,這種氣象條件下著陸風險太大了。

  指揮員決心果斷,飛行員沉穩異常,最終戰機在茫茫雨幕中對準模糊的跑道輪廓,濺著水花成功著陸。

  夜色漸深,營區操場被淡黃色的燈光照亮,觀禮臺正上方“劍鋒所指、有我無敵”八個大字分外搶眼。“軍人的使命就是去承擔普通人可以逃避的風險,去完成普通人無法完成的任務。”旅長王永同的話語,又在記者耳邊回響起來。

  (張峰、楊友參與采寫)

相關熱詞搜索
相關文章:
?
?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