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繁體版當前時間:

維權熱線:400-017-5977

新聞

掃黑除惡:黑勢力明目張膽,“受脅迫”卻不能被認定?

      來源:  發布日期:2019-11-11 09:57:08
   近日,《中國維權》接到來自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盧振寧的投訴,盧振寧與我們訴說了其因先后2次向同學方初水(福建省三明大田縣奇韜鎮文經村人)借了50萬用于生意資金周轉,不料最后卻被脅迫演變成265萬的悲慘經過。  

   投訴人盧振寧告訴中國維權記者:“因為與方初水是同學,所以本著同學的情誼才沒有在方初水伙同黑勢力脅迫自己之后聽取律師的建議從掃黑除惡入手,再加上此次案件是經濟糾紛引起的,不是奔著抓人的目的去的,自己只想以經濟糾紛來和平處理。沒想到一時心軟卻給了他可趁之機,最后導致自己就像啞巴吃黃連一樣有苦說不出,背上一筆方初水強加在自己身上的債務。”
 
事件回放:
為何50萬變成265萬?
 
   在投訴人的訴說下,中國維權記者了解到了該事件的起因、經過和結果。投訴人盧振寧因生意需要資金周轉,于是在2009年6月25日,向方初水借10萬元;又在2011年12月28日,再次向方初水借40萬元。而后在2012年5月11日,盧振寧因幫助方初水女兒找關系到工商銀行上班,方初水轉3萬元給盧振寧作為活動經費。上述的借貸和轉賬行為由于當時雙方關系密切,故上述款項均未約定還款期限,也未約定利息;且在2013年5月5日之前,投訴人盧振寧與方初水就上述款項均未辦理任何書面憑證。

 
(上圖紅線框內是10萬塊銀行轉賬的記錄)
 
(上圖紅線框內是40萬轉賬的記錄)
 
   但就在這之后方初水就以威脅、恐嚇等手段逼迫投訴人盧振寧按照在他們的要求先后一一書寫《收條》(落款為2013年5月5日)、《補充協議》(落款為2016年4月30日)、《協議書》(落款為2016年9月26日)、《還款計劃》(落款為2016年12月11日),另還逼迫盧振寧的廠房合租人王仁貞在《協議書》(落款為2016年9月26日)、《還款計劃》(落款為2016年12月11日)文書落款處簽名畫押,并以此為所謂的證據對報案人盧振寧、王仁貞等提起民事訴訟。

   在經過對簿公堂之后,投訴人盧振寧不服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2018)閩0203民初8346號民事判決,現已向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盧振寧認為方初水把原本的民間借貸經脅迫簽下不實條款轉變為房屋買賣資金往來,其中存在虛假買房訴訟,實質是為威脅敲詐勒索。盧振寧也表示:“會向有關部門反映真實情況,堅決維權到底。”

  同時,根據盧振寧提供給警方的報案材料中,整理可得:
  2013年5月5日,借款人方初水帶其老婆與女兒一起到廈門市湖里區華盛路東方商貿大廈三層B單元盧振寧的辦公室脅迫投訴人盧振寧書寫一張《收條》,《收條》上的內容都是按照方初水的要求書寫的,且含有兩處的補充。盧振寧還強調說明:“方初水要設計一份對他自身有利的收條是十分容易的也是他的強項,因為方初水的兒子是廈門某法院的工作人員”。
 
 
(圖為《收條》)
 
  2016年4月30日,方初水又帶其老婆與女兒一起到廈門市思明區龍山南路18號盧振寧的辦公室脅迫投訴人盧振寧按要求書寫一份《補充協議》給方初水。

  2016年9月26日,方初水再次帶其老婆與女兒及三個大漢一起到廈門市思明區龍山南路18號盧振寧的辦公室脅迫投訴人盧振寧書寫一份《協議書》給方初水,并且也逼迫盧振寧的廠房合租人王仁貞在落款處簽名畫押。
 
 
(圖為《還款計劃》)
 
  2016年12月10日,該日方初水帶其老婆與女兒及一黑社會人員一起到廈門市龍山南路18號盧振寧的辦公室打鬧因貪欲進一步獅子大開口,要求投訴人盧振寧寫下條款要求給方初水265萬元,當下投訴人不愿答應,期間發生了激烈的爭執,與方初水一同來的黑社會人員在其的示意下與投訴人盧振寧產生肢體上的接觸,盧振寧就被其黑社會人員推搡到一樓,緊接著黑社會人員還到其開來的一輛白色的轎車上抽出一把砍刀(約50公分)沖投訴人揮舞。由于黑社會人員動靜過大引起了一定程度的圍觀,其中也包括了盧振寧的員工佘麗雪也看到了這一幕。“在此之前方初水經常放話將對我的家人尤其子女不利,”盧振寧說:“因為當時自己的女兒在三明讀書,方初水又是三明當地人,真的害怕其會做出什么事情來”所以因為以上原因,2016年12月11日方初水脅迫我寫一份《還款計劃》,同時也逼迫王仁貞在落款處簽名畫押。

  最終投訴人無路可走,于案發24小時之內也就是2016年12月12日到廈門市公安局嘉蓮派出所報警,但此次報警,派出所只給了一個系房屋糾紛,要去法院訴訟處理的結果。第二次報警是在2018年,于廈門市思明區刑偵大隊報案但報案后的第二天,因為沒有受到實質性的傷害,就被刑偵隊里的黃警官告知要撤案。
 
 
 
(圖為第一次報警回執)
 
   那么上述情況,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民通意見》規定,以給公民及其親友的生命健康、榮譽、名譽、財產等造成損害,或者以給法人的榮譽、名譽、財產等造成損害為要挾,迫使對方作出違背真實的意思表示的,可以認定為脅迫行為。方初水的一系類脅迫行為就是欲拿借貸之事行非法脅迫勒索之實。
 
追根究底:
“受脅迫”要被認定,最終能公平公正解決問題 
 
   本來盧振寧當初因為生意周轉的需要就前后只向方初水借了50萬,那么事情也并不復雜,借錢還錢天經地義,當初借多少還你多少就是了。但是誰能料想到借的50萬竟然還能翻5.3倍變成265萬,并且還從被非法脅迫變成合法的呢?

   2018年5月8號,方初水以合同糾紛把投訴人盧振寧和王仁貞告上法庭。盧振寧因“被脅迫”簽下的一系類條款,基于直接證據的丟失,不被認定是“受脅迫”簽下的。最后方初水借著當初脅迫盧振寧寫下的《收條》、《補充協議》、《協議書》、《還款計劃》贏得這起訴訟。現在回頭看看盧振寧被迫寫下的4張條款里面包含的“陷阱”是一步一步進行的:

   首先是脅迫投訴人寫下第一份《收條》(落款為2013年5月5日),內容為:確認收到方初水購買廈門羅賓森廣場珊瑚閣2106室房屋首期購房款53萬元(總價129.24萬元),落款處還特地補充寫明定房時間為2009年5月。

  第二步是脅迫盧振寧寫下《補充協議》(落款為2016年4月30日),補充協議中要求盧振寧寫上約定交房時間為2016年6月份(以羅賓森房產公司實際交房時間為準),如若未能交房,一切全由方初水決定解決方案。

  再來就是《協議書》(落款為2016年9月26日),該協議書中被寫明因羅賓森商品房至今無法交房,所以把當時預交的53萬元可折合53平方米計算,價值以確定時間2016年10月25日的時價為準,余下損失部分雙方另行協商。如違約按所造成當下協商的價值違約金10%計算。

  最后就是《還款計劃》(落款為2016年12月11日),計劃中被同意向方初水返還購房本金53萬元并賠償房屋差價212萬元,共計265萬元。于2017年1月20日前支付40萬元,2017年2月28日前支付160萬元,2017年6月30日前支付65萬元,未按時足額支付一、二期款項的,視為剩余款項全部到期;債權人起訴的,盧振寧、王仁貞自愿賠償債權人的律師費、訴訟費損失。

   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脅迫”著投訴人盧振寧踏進去。盧振寧說:“當初找方初水借錢是在2009年6月25日和2011年12月28日,借錢的數目分別是10萬和40萬,兩次借錢數目共計是50萬。并且借錢時因為雙方是同學,同時關系密切所以當時沒有簽寫任何欠條等借錢和收到轉賬的證明。”這給了方初水一個可趁之機,利用當時借錢原因沒有字據可以證明的漏洞來脅迫盧振寧在2013年5月5日簽寫下“當時不是盧振寧找方初水借錢用于生意周轉而是方初水通過盧振寧來買廈門羅賓森廣場珊瑚閣的房子”這一證明。

  事實上,在2013年5月5日,所謂的廈門羅賓森廣場珊瑚閣2106室的房屋,根本就與投訴人盧振寧無任何關系,盧振寧不可能提供任何與所謂的廈門羅賓森廣場珊瑚閣2106室的房屋有關聯的任何文件。且在當時,該廣場的房屋價格也不可能低到每平方米一萬元,還有就是該《收條》注明:“訂房時間:2009年5月份,收款時間是2009年5月份(首期付款)”,而落款時間卻是2013年5月5日。從2009年至2013年,時間跨度這么大,可見,這份收條的內容是經過被方初水精心設計想好的,才讓盧振寧按照要求一一書寫及補充而成的,內容不僅不真實,而且不是出于盧振寧的本意。

  所謂脅迫是指行為人以將要發生的損害或者以直接實施損害相威脅,使對方當事人產生恐懼而與之訂立合同。

  而在上文有提到,方初水曾一而再再而三的與妻兒甚至帶領黑社會人員開車帶砍刀到廈門市龍山南路18號盧振寧的辦公室等地方打鬧、放狠話以盧振寧家人的安全來脅迫盧振寧簽下《收條》、《補充協議》、《協議書》和《還款計劃》。這不是無中生有,盧振寧“受脅迫”這件事有證人可以證明,盧振寧當時是“受脅迫”才簽寫下這一系列還款計劃的。

  從2018年1月23日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行動開始了,這是黨的十九大以來,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事關社會大局穩定和國家長治久安,事關人心向背和基層政權鞏固,事關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涉黑人員如果還抱有僥幸心理,指望“保護傘保護”不是明智的選擇,因為掃黑除惡對“保護傘”要一查到底。

   借50萬結果被迫變成要還款265萬,這其中的存在的“脅迫”和“黑”問題值得去追查,而 不是對證據的來源與真假根本不作任何的判斷與調查就輕易采信和判決。在這其中有關辦案機關和相關部門真的有在秉公執法?公平公正依法處理問題?在此希望通過案件的報道能得到相關部門的重視和處理,中國維權將持續關注報道。????



相關熱詞搜索
?
?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