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繁體版當前時間:

維權熱線:400-017-5977

新聞

維權11年何時能休:非法侵占開采無事,清理承包地卻被關押至今?

      來源:  發布日期:2019-11-05 12:09:43
    一家七口的30畝自留山、80畝耕地、1千多畝承包地被強制無償毀滅采礦排渣,而清理上述地里7車廢棄石頭被捕羈押已10個月。
 
    日前,《中國維權》接到來自漳州市長泰縣陳巷鎮吳田村村民連同興的反映,稱因其子連文展于2018年12月5日、7日和10日在村民小組農用地上(連文展未知該廢棄物被順便給他人的情況下)清運了7車工棚地廢棄荒料而被以涉嫌盜竊罪被關押至今,但該地的荒廢料其實是企業無償占領村民的土地先取得開采許可證后再注冊公司非法開采(飾面用花崗巖)。而且根據政府公告是要在2018年5月31日清運礦區內所有荒廢料。就反映人所反映的問題,中國維權記者前往實地進行調查采訪。
  
實地探查:
吳田山已變得“物非人非”
 
   在反映人的引領下,中國維權記者于2019年9月29日來到了位于漳州市長泰縣陳巷鎮吳田村的采礦區(出產飾面用花崗巖),并對這些區域進行了查看。

   車一路開往去連同興家的路上,記者便遠遠的看到了一座連綿的大山被開礦開得不像山了,那驚心程度是文字和照片都形容不到的,如果沒有親眼所見任何人都不會相信山能變成那樣子。再往前記者便與村民連同興會合來到了曾經被開采過的礦區,一路顛簸更是滿目瘡痍,各種礦石廢棄裸露堆積在路邊、山上、地里等各種地方。

  據村民介紹吳田山以前是山清水秀、森林茂密,后來陸續冒出一些采礦點,從2008年開始出現大規模的開采場面。大規模開采讓曾經的滿山綠色現在變得崖壁天坑,連泥巴都沒了,使得這些靠山吃山的鄉民如今也失去了傳統的生活來源。
 
 
(圖為被開采過的山)
 
(圖為連文展搬運3車荒廢料的位置)
 
   在反映人的帶領下,中國維權記者來到了連同興所承包的承包地里也就是連文展搬運3車荒廢料的所在地查看了該承包地的現狀和被開采破壞程度。在此,連同興還告訴記者:“這地方的荒廢料并不是報案人連旅鑫所購買的,連旅鑫購買的兩堆石料是囤積在距離本案事件地更遠處的地方,并且指出還有大量廢棄石料還堆放著。并且最后3車荒廢料也不是被連文展賣掉的,連文展被抓后荒廢料就被辦案機關陳巷派出所處置了,未等法院判決再進行處理。”

   從上圖可以看出該地目前還是有些許廢棄的荒廢料被堆放著,地上全是小石子混著砂礫。周圍有排放采礦時所產生的的廢棄渣土,有的甚至堆成小山包了。據悉,原先連同興一家種植下去的二十多畝松樹、楓樹等幼苗林也全被毀沒了。
 
 
(圖為連文展搬運4荒廢料的位置)
   緊接著中國維權記者又與連同興一齊來到了連文展搬運4車荒廢料后被定為涉嫌盜竊罪的現場。該地是村民小組的自留山,也是變成了排渣堆放的荒廢地,現如今也還有大量荒廢料在現場。
 
 
(圖為證明)
    
   據村民介紹采礦點都有種植農作物的,但是開礦企業試圖以極少的補償方式獲取村民耕作的農田遭到村民拒絕后開始采用非常手段:在半夜開挖掘機過來把農作物都挖光,甚至叫人過來打人。村民們向縣、鎮以及市政府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但是沒有結果。據了解,國家對采礦企業的設立和采礦行為均有嚴格的法律規定,開礦公司的占耕地毀林地的行為嚴重侵害了村民的合法權益,許多村民紛紛對此表示不滿,現如今已經不是山高皇帝遠的時代,即使是偏遠的小村莊,政府面對這樣的違法行為,也應當為村民挺身而出,維護村民的合法權益,而不是不作為甚至亂作為,讓這樣的違法行為愈演愈烈。
 
 
(圖為關閉整治工作小組發出的通知)
 
 
   政府雖然在2018年4月27日發出通知要求采礦區在2018年5月31日后進行全面封閉要進行修復和治理,但是造成的傷害卻是不可挽回的。有村民向記者反映之前山上都有農民的種植物,包括:水稻、茶葉、水果樹、松樹等農作物和綠植,可是經過開采現在已經不能耕作。據了解,現在能耕作的土地只剩連同興家腳下附近的一小塊地方,村民只能拿來種些青菜,更多的人只能外出打工謀出路,生活困難。
 
事件回放:
08年維權至今無果,稱將維權到底
 
   據了解,從2008年礦區被開采到現如今礦區被關閉,連同興在北京孫耀剛律師的幫助下,前前后后代表吳田山礦區14個村民小組持續向縣、市、省政府和國土部等相關部門反映和提起行政訴訟打了40多場官司。要求立即停止開采礦區的公司對其侵害,恢復土地能耕作,賠償損害。

   但是連同興告訴記者:“從08年維權到現在,從來都不是輕松的,向各級有關部門反映效果甚微,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提起訴訟維護合法權利,在打了幾年官司后,法院卻給出的是不具備原告主體資格的結果,共收到的只是政府的答復件和法院判決書等90多份文書。”
 
(圖為連同興簽訂的承包合同)
  據介紹,連同興于2003年5月1日和新吳村村委會簽訂了25年的山地承包合同,這表明了連同興及其家人在2028年4月30日前的承包期間對該地具有合理的使用權。但長泰縣順發礦產有限公司在2009年1月17日就以無效開采證件開采長泰縣吳田礦區石港湖Sg2礦段,該礦段非法侵占使用了新吳村林地16.9567公頃(254.35畝),而這其中的大部分林地是連同興向新吳村承包了25年的山地。長泰縣順發礦產有限公司就是非法侵占了連同興承包地并在其承包范圍內進行盜采、排渣及建造工棚。

   甚至在長泰縣人民政府要求所有石材荒料必須在規定時間內清運完畢的情況下,至連文展被抓到現如今,連同興的承包地和村民的自留山仍然處在被侵占中。
 
 
(圖為長泰縣政府關閉礦山通告)
 
    當地村民還告訴記者,有采石企業與相關主管部門的關系令人費解,不但所有的企業在注冊之前就能得到采礦證,甚至在公司還沒注冊就打著公司的名號進行開采。
 
(圖為順發礦產公司營業執照注冊于2009年)
 
 
(圖為順發礦產有限公司采礦許可證注冊于2008年)
 
   之后針對上述問題,有相關負責人張某辨稱,公司先辦理采礦許可證后注冊公司的行為可能是工商部門在辦理業務時參照上面要服務經濟發展的宗旨而產生的情況。
連同興還介紹道:“其子連文展搬運的荒廢料是在自家承包地上處理被廢棄的石頭,不應該被定性為涉嫌盜竊罪而被關押至今。就像有人來自己家里搞破壞了,他們不負責打掃,只能由被破壞的人自己來清理打掃。連同興強烈希望有關行政機關能秉公執法,公平公正的判斷誰對誰錯而不是縱容違法行為。”
 
   截至目前,距離連文展被抓案件已經過去了10個月多了,連同興仍奔波在維權路上。“為什么?自家承包地被侵占得不到解決?連文展不是盜竊,就事論事,是對方有嚴重過錯行為在前,而連文展是在處理承包地上的廢棄荒料石,不應被定性為盜運,不應被關押至今。”

    有律師表示:根據我國有關偵查羈押期限規定:“連文展被捕關押至今已長達10個多月,是屬于違法超期羈押了。”
 
追蹤溯源:
非法采礦變合法,村民合法權益受到侵害
     
    中國企業報曾于2013年2月25日《福建長泰:全國生態示范縣上演生態“不文明”》、2014年2月24日《福建長泰:采石業背后的政商亂象》相繼報道了福建省長泰縣的采礦亂象以及其背后包含的不法現象。中國維權也針對涉嫌侵占村民承包地違法開采礦段的公司及其行為為何沒有被追究責任進行了調查了解。

   當地有些村民氣憤的告訴記者:“我們才是受害者,但受害者卻被抓了關起來,我們的基本農田和農林地被無償侵占開礦了,沒被侵占的也被開礦所產生的的泥漿沖毀了。而那些非法開采的公司靠著盜取不菲的國家礦產資源賣掉,不去抓他們,任由他們賺的盆滿缽滿拍拍屁股走人給我們這些沒權又沒錢的老百姓留下滿山的坑坑洼洼。”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十九條,預先核準的公司名稱保留期為6個月。預先核準的公司名稱在保留期內,不得用于從事經營活動,不得轉讓。  

   但據村民們提供的資料等調查發現,長泰縣順發礦產開發有限公司于2009年3月5日才完成工商注冊,但該公司卻早在注冊的一年前也就是2008年1月17日,就以長泰縣順發礦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名稱辦理3506000810005的采礦許可證并開始采礦,先開采后辦證,這是明顯與法不合的程序。依法而言,該公司涉嫌非法侵占連文展家及小組村民的農林地甚至非法盜竊國家礦產資源。另一涉案公司長泰縣鑫磊礦業有限公司也用同樣的手法獲得采礦許可證進行采礦,同理可得,該公司也涉嫌非法侵占連文展家及小組村民的農林地甚至非法盜竊國家礦產資源。

    據悉,報案人之一連旅鑫也非單純“受害人”,其為了牟取非法利益在2018年12月清運吳田山礦區石材的過程中,為了挖運庫池廢棄石材就擅自毀了連文展家向新吳村承包種植的二十多畝幼苗林。但是據連文展家人表示:“長泰縣公安局指定陳巷派出所辦理  ,但是陳巷派出所都不立案、不查案、不轉辦,至今仍無任何說法和作為。”

    以上種種,都足以說明連文展案及其他一系列事件都存在某些問題。雖與一些開礦企業唯利是圖的不法行為有關,但是有關部門監管不力也是導致吳田山一系類事件的重要因素。在這其中有關辦案機關和相關部門真的有在秉公執法?公平公正依法處理問題?在此希望通過案件的報道能得到相關部門的重視和處理,中國維權將持續關注報道。

相關熱詞搜索
?
?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网